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尖峰对话】重塑决策模式:公司决策中的女性力量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清华研修班讯

余进:大家好!这一场论坛题目是“重塑决策模式:董事会中的女性力量”,开始之前先把在座的嘉宾跟大家介绍一下,王静是探路者的董事,同时她本身也是非常有传奇色彩的登山探险家,她8次登顶8000米的先锋,包括两次珠峰和南北极。坐在她左边的美女是何巧女,是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再过去是王云鹤,王云鹤是昭仪珠宝的创始人和董事长。年轻青春漂亮的刘京京,不知道大家都喝没喝过健康养生的粥,嘉和一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我本人是余进:,我是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北京公司董事总经理。

其实我觉得今天坐在这儿,是一个非常难得,也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现象,其实我们麦肯锡每年服务于那么多全球的优秀企业,对坐在这个公司的高管层跟公司的董事会办公室里一起开会是经常的事情,往往你会看到董事会的办公室里或者跟高管层一起开重要的公司决策的时候基本上是清一色的男性,女性真的是凤毛麟角,但是今天坐在这儿的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尤其坐在这儿的好几位都是公司的一把手,绝对的执掌大全的决策者,所以非常想听听她们的想法,作为女性,作为公司的一把手和决策者,她觉得女性在这个决策者中,在这个决策模式中带来什么样不同的力量,首先巧请女跟大家分享一下。

何巧女:每年都参加这个会,都是讨论这个话题。实际上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作为董事长,女性是有很多缺点的,所以为什么比如说世界500强里头女性董事长不到5%,你在中国的500强里头也不到,所以在大企业里头董事长女性是比较少的。女性的董事长在什么样的地方比较多就是中小型企业的比较多,比如茶社餐厅,很多生意由于女性创业比较容易成功。作为大企业的董事长,女性还是比较少。比较少它肯定有原因,我自己觉得实际上女性作为决策者她的思维模式,比如比较感性,比较凭直觉,其实这不是一大优点,应该是比较理性,比较逻辑应该是一个优点,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感受。

余进:比较理性,比较逻辑是女性的优点?

何巧女:是作为董事长应该有的品质,但是女性比较缺乏,女性比较感性,又比较靠直觉。所以,为什么作为大型企业的董事长女性比例还是非常少,我认为跟这个有关系。

余进:所以,你认为作为一把手必备的品质是理性和决绝,女性可能在这方面能具备这样素质的女性相对比较少,这解释了为什么董事长人群女性比较少的原因?

何巧女:我觉得大企业里头董事长的女性比较少,像世界500强,中国500强女性的董事长非常少,比例不到5%。但是,再往下走,小企业可能男性就比较多,男性就不如女性多了。

余进:我看到京京已经拿起话筒了,她显然有不同的看法。

刘京京:这一点我不是特别的认可,因为我觉得不光大小企业,实际上从国家来说都有很多女性的掌权者。所以,现阶段,虽然说大企业当中的女性的董事长可能不是太多,但是我觉得一定越来越多,女性的力量是不可或缺,也是不可忽视的。

余进:台下又多了一位美女,她刚刚堵在了三环,IBM大中华区副总裁周忆。我们刚才在讨论为什么在大企业的决策层里头,特别是一把手里女性凤毛麟角,到底女性作为一把手可能带来什么样不同的力量?刚才何巧女和京京分别有不同的看法。京京再继续发挥一下,你讲女性一定带来不同的力量,这个不同的力量体现在哪儿?

刘京京:男性有非常大的优势,首先他们有战略的思想,能够站在一个长远的高度。但是,女性虽然说我们的视角可能有所不同,但是女性会更严谨,而且她是从近到远都会看,硬说更全面,而且更加注重细节和宏观相结合,包括在董事会当中,女性她是可以起到融合的作用,首先它可以把不同的意见,首先会非常尊重不同的意见。对于男性领导者来说,首先可能看到这个战略我定了,大家就往前走,不管有没有不同的意见,我定了,这种果断性和决策力应该有时候是非常正面,但是或多或少有时候也会发生一些原则性的错误。女性会比较有耐心的倾听是否有不同的声音,这个战略规划,包括这个细节怎么去配合,怎么去实现,她会一步一步比较细致的落实,然后再放心的往前推进。所以,我觉得它是互补的一种优势。所以,我刚刚说女性在董事会当中以后的地位,包括席位会越来越多。

何巧女:我觉得就我个人而言,我的目标是要成为领导一个大型的企业,所以东方园林现在正在从百亿走向千亿的路上。在中国的女性企业家里头目前来看只有董明珠一个人实现了这样一个理想。所以,我前段时间专门去她那么学习了一次,所以我也想证明一下民营企业女性有没有可以达到这样的一个目标。

余进:作为昭仪公司的创始人也是董事长,我想听听我们这个明显的王云鹤身上也充满了女性的气质,从你的角度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王云鹤:我这样看,女性因为比较偏重于感性,所以可能在制定这种长远的战略的目标的时候,可能情感的成分占的比重比较大,这个和男性可能有比较大的本质的区别。可能男士他们站的战略的高度和角度是不同的,这也和历史的发展有很大的关联。历史发展到今天,尤其是在中国,因为毛泽东,妇女得到了充分的解放,然后大家可以在一个平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女性今天所发挥的作用已经和以往完全不同了,从一个从属的地位到了可以去有施展自己才华这样的平台了。那么,在这个平台上,女性的优势其实还是非常明显,在一个团队中,尤其在一个大型的企业中,男性可能更注重的不是细节,但是女性因为可能对细节的关注会比男士要更多,因为女性,像我们做企业,像我们这个年龄,大多数都是做母亲的人,所以母亲的关爱可能在企业中有所体现,所以,我觉得有些企业朝着大企业发展的过程中需要我们在细节上的关注度,这恰恰是我们的最大优势。

周忆:我最后来的,肯定大家期待我是一个最好的回答。我觉得姐妹们讲的都没有错,但是我今天要讲一点,跟女性的性别有关,我觉得在我看来决策力最大的差异表现在于男性是特别享受孤独,而女性是特别愿意分享孤独。这是我的观点,因为做决策是非常孤独的一件事情。我觉得男人都有一些所谓的好莱坞,个人英雄主义的色彩,男人总觉得我可以做决定,我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不愿意示弱,而女性在重要决策的关头的时候一定得找人说,一定得跟人分享,哪怕跟老公说都行,哪怕老公跟你行业完全不相关,这个宣泄就把性格的特点完全的展露出来了。

但是,我想说的一点,我们现在很多董事会也好,公司的高层也好,越来越女的像男的,男的像女的。女的被逼的像男人一样,男的越来越看细节,看软的那一面。咱们别说什么董事会,就说一个企业的高层,一个女性我认为就要做女汉子,女汉子的概念就是你要有女人的柔美,你的细节对人的关怀,你的包容,你的柔性化,但是同时要学男人的果敢,这两点结合在一起很难,但是如果这两点结合在一起,我们就是一个上帝了。

余进:你已经提出一个定义,女汉子的定义其实就是把男人和女人都整合在一起。我知道何巧女就是一个女汉字。

何巧女:是,我今天也打扮的稍微唯美一点。

余进:说到女汉子,我觉得首当其冲做了很多男汉子做不到的事情就是王静。

王静:实际上女性相对男性是感性的,从感性的性格上来讲,男女之分。还有一个我觉得是女性的决策更多,她扮演的社会决策更多,所以这是可能跟男性不一样的。所以,为什么有这么多大企业的这些领导往往是男性,我觉得是从这个客观来讲。但是,对于我来讲,包括今天这个话题跟理性相关,我一看到,这个跟女性相关,我在很多我的事情里面,我觉得没有分什么男女,真的,你比如说你可能是在登山,个个都很强,也包括不管是体能强,还是这些企业家的这些思维,都超过于你,然后你就是一个女生在这个里面。但是,大家会把你当女生看吗?不会,因为这个时候竞争是平等的,当然除了竞争以外,我觉得任何一件事情还有户的激励和关怀,这个非常重要,哪怕是精神上的,登山来讲更多是精神上的,团队精神。所以,我通常不把自己当一个女性来看,但是我坐在这儿依然是女性。

周忆:我特别同意,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你是那个对的人,而不在于说你是男的女的。我想说IBM公司现任的CEO就是一个女的,大家知道吗?她跟多少男人竞争,竞争到最后,我相信考虑她做CEO绝对不是因为她是女的,而是因为她所有的经验,所有的能力。所以我特别同意这个观点。我觉得这个就是说你的能力,你的才华,你的领导力,你能够凝聚所有人在你周围一起前行,你能够造梦,又能够实现你的梦,这些所有的才成为你。所以,一定是你这个对的人。

余进:但是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一个调研的结果,其实因为麦肯锡大概从04年开始一直在做,每年对世界500强的企业做大量的跟踪调查,看在它的董事会高管层女性的力量对这个企业的业绩有什么影响?我跟大家分享一个结果,我们把企业分成不同类,分成前25%,中25%等等,你会发现如果女性占比在在高管层和决策层占比25%,它的盈利水平不一样,前25%可以比末尾的25%高处50%的投资回报率,这是什么原因呢?确实很多女性不愿意听到说我成功是因为我是女性,不是我成功是因为我具备了成功者需要具备的素质。但是,女性有些什么样的特殊的优势?特殊的什么样的决策方面的洞见,能够帮助在这个企业的决策中起到更好的作用呢?

何巧女:我的观点不希望大家误解,我的观点在董事会里头和高管团队里头我认为女性占20%以上是必须的。如果像王云鹤这样,周忆这样,这么漂亮又这么能干,我要是高管里头有这样的,肯定目标还得好一倍。所以,特别幻想有这样的高管的女性,但是社会上还是比较少。所以,我们到处猎头也不太容易猎得到这么优秀的女性,因为本身她就比较少。我们公司还是自己在培养,培养一些女性进入到高层,进入到董事会,所以我觉得她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在董事会里头和高管团队里头,有女性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她的特点确实是,我们自己比如说有一个团队是高管全是男的,有一个团队有男孩和女孩,完全不一样。你看麦肯锡都调查了,都是对的。所以,我觉得一个公司的第一把手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你都要让你的高管层有女性特点比较明显的女性。

余进:为什么?男女搭伴干活不累?

何巧女:这有一点作用,就是你在决策的过程中永远观点不一样,我们公司有一个女的在高管团队发表意见的时候也不抢着说话,但是我必须让她说话,她有一些非常独特的视角。

余进:所以,女老板也很喜欢漂亮的女高管。

何巧女:对我太喜欢了。

余进:其实我也很好奇,王静和她的老公,他们也是非常传奇的故事,你们白手起家,作为联合创始人把这个企业上市了,做到一定规模之后,你和他选择不同的分工,他更多的日常经营管理,带着企业往前走,你更多做一些外部的事情,你这个是怎么考虑的,为什么在你们俩之间是这样分工?跟男女的不同有关系吗?

王静:我觉得相对来讲我还是一个比较自然的过程,走到今天。从1999年开始创业,到09年公司上市,再到现在实现自己的兴趣爱好登山。实际上这个登山完全是跟我的兴趣爱好结合在一起,所以这一点是我特别特别幸运的事。在登山过程当中,可能也见到我们的形象代言人,也体验了我们的准备,也引进了国际最优秀的这样一些登山公司进到公司来。所以,我觉得尤其是在我要两个女儿以后,可能我的角色稍稍有一点转变,可能以前天天都是要打卡上班,现在我不用了,所以有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还可以去学习,包括今天,刚刚是论文答辩通过。

余进:今天王静在人大的MBA刚刚论文答辩通过。

王静:对,因为之前我仅仅是一个初中毕业生而已。所以,我真的是在不同的时期,然后你把你的定位找准了,然后你就可以有一个很好的收获。包括我觉得今后,因为董事会这个层面就是要做公司的决策,战略,我觉得以后可能还会做更多的比如说前沿的一些东西,也包括国际上的一些并购,然后包括一些企业。所以,我觉得这个更多的说,刚才讲的说到男性和女性这个话题。实际上我觉得女性确实有不同的视角,我曾经跟我们董事会投过一次反对票,那也是被媒体给炒的不得了,后来就说这是探路者历史以来第一张投反对票,我觉得就是视角不一样,当时我们引进一个新的项目的时候,所有人都统一了,这个大方向没有问题,我心里面当然知道大方向没有问题,但是为什么我投反对票?因为公司发展太快了,需要大家一方面往前走,还要往回看整个团队的精神头是不是够,就类似这样,可能男性就不会,男性就是冲,然后就走了。所以,当有这样一个缓和的时候,包括刚才大家谈到说为什么有女性的这些企业效果会更好?实际上她可能就是视角不一样,她可能再拉回来再看一下,所以会带来一个更好的收获,对于公司来说,决策都是很有帮助的,我觉得是这样。

余进:像京京说的,不光看远处,近处怎么走过去也看得更清楚。

王静:对,我觉得女性比较柔和,这也是我们的美德。

余进:我觉得王静和老公的分工给公司带来比较好的决策,因为你作为一个客户,自己作为一个登山者,作为一个户外运动的体验者,你可以带来很多的价值。

王静:品牌传播这个更加幸福,因为所谓极限运动你自己不亲身体验,没有办法做研发,所以我在公司做研发这些东西做的比较多。实际上对于公司管理来讲,我坦诚的讲,我一直跟在我的先生后面走,我觉得他的很多决策没有问题,那决策好了,我就跟着他走吧。

余进:我们也做过统计,一个家庭里消费的决策70%都是女性做的,特别是在餐饮业,今天上哪儿喝粥,或者买什么珠宝,我觉得更多的决策者是女性。我们本身的企业领导者做这些行业的时候,从女性的视角对您在这些行业的决策起到什么特殊的作用?

王云鹤:我想现在整个大的形势处于一个消费的升级的这样一个阶段,那么,以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其实也是和消费密不可分的,而且也是在消费领域中处于比较高端的这样一个位置。那么,因为可能我是女掌门,所以可能我们在做品牌的时候更注重细节,也会更注重对客户的体验。因为客户在消费珠宝的时候体验是非常重要的。以我们现在所做的这种高端的这样的品牌的定位来说,恐怕也不是目前比较红火的电商可以取替的。可能我们就是要在客户体验的这种细节上面要做到更加的细致,甚至还要把我们的权威性能够用让客户接受,更加喜爱的方式传递出去,我觉得这一点上女性的优势就可以充分的发挥了。

刘京京:我觉得也是,因为女性的性格特征比较注重细节,比较注重别人的感受,所以她在选择行业当中,我觉得就是发挥自己的优势。比如刚才比较偏艺术性的,比较唯美的,比较容易欣赏美的,比如餐饮业,可能比较注重细节,这些女性从业者可能做起来就会更得心应手一些。那么,像互联网,或者其他一些比较刚强的,或者一个决策能够产生巨大作用的这种可能男性更容易成功。所以,我觉得女性和男性,因为确实这种天生的不同,这个作用发展的也会不同,但是它的融合可能会产生1+1大于2的效果。所以说,在企业当中,刚才说了,一个是董事会当中共同的去配合,这种融合可能给企业带来更好的发展前景。再一个从行业选择当中还是要各展所长,然后再共同的努力前进,我觉得这是更好的路径。

余进:所以,你们讲在有些行业特别适合女性,在IT行业,大家都讲IT男,可能直觉上觉得更适合男性发展,有这么好的女性高管坐在这儿,周忆肯定有不同的体会。

周忆:我是IT女,在台上我可能是绝对的少数,因为跟我一起坐的姐妹,她们都是自创企业,而且自己都是企业的拥有者,而我是一个打工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可能看起来视角不太一样。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职场里头,你做职业经理人,你对做决策这一块可能它的那种忧患感,忧患意识和恐惧感和复杂度可能更大,因为在座的都是企业的对打的头,这个企业就是她的,她走错一步,她自己吃那个损失。我们职业经理人做的再都高有我们的上封,所以,每天你做决策的时候就得问自己我对上怎么去解释,怎么去教育他们,怎么让他被我的决定所折服,接受我这个决定,无论是投资,还是兼并,还是小到要提拔一个人,所有你每天就是一个牧师,你要跟人家讲通,所有的决定你做的一瞬间,你会知道这个决定不是拍一板子就可以走了,你要大量的说服一堆人,你不说服他,这些人不会给你权力。下面这些人要跟着你一起寻梦,一起把这个事情做成,所以你怎么把下面的积极性调动的跟你一样豪情满怀,跟你一样变成一个坚定的信念者跟你去做。很难,我们公司四世同堂,到夏天五世同堂,00后来实习了,五个年代的人带来的不同的特点,你要形成一种文化,一种凝聚力非常难。所以,我每天非常纠结,一旦我一个决定作出的时候,我想我想跟美国沟通,怎么用美国人的语言说这些非常重要。然后他说我听懂了,OK。这个工作非常艰难,所以,我们不光要学会做职业经理人,要学会做全球化的经理人。另外就是你的团队,他们跟你不一样,他们跟你不在一个起点上,所以你怎么带着他们跟你一样怀揣理想,共同前行,一路高歌。所以,我有时候感觉特别孤独,女人的这种忧患意识,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就是患得患失,如果发生了什么这怎么办?但是,女人的忧患意识绝对在一个企业当中是一个警醒,是一个闹钟,不断提醒那些往前冲的男人们说这里有潜力,咱们想清楚再往前,要保持这个忧患意识。

余进:所以周忆你说除非你是一把手,否则不管是不是女性,坐在非一把手的位置上要能够影响上面的高管,另外要管得住下面的人。显然何巧女是做到了。

何巧女:我们公司高管和董事会里头男性高管比较多,大家都知道东方园林有很多明星的职业经理人各行各业,都曾经跟过中国最明星的那些老板的人到我们这里来。他们总是说何总还是比较擅长听大家的意见,因为我会所有人再说一遍最后再说话。其他老板都是我做了这样一个决定,你们这样执行,所以我觉得可能这个还是不一样的地方,这可能是一个优点。

刘京京:我觉得还有一个在当今社会这种非常激烈的竞争的环境当中,能不能很好的发挥竞合的能力应该是非常重要,竞合的能力也就是实际上对于女性来说又具有独具特色的优势,比如我们有很好的整合能力,整合分几个层面,比如在内部我们会整合所有员工,所有高管层的优势,把每一个人的优势充分的发挥出来。那么,像刚才周忆所说的,大家都能够坚定信念,一路高歌往前冲,这样因为女性本身有很好的沟通能力,和倾听不同意见的能力,这样就会让所有的团队能够发挥出每个人的声音,并且最后大家形成共同的信念往前走。还有她要整合所有的手段,方式方法的努力,因为女性比较细致,她可以看到比如说现在互联网、信息科技,对于我们传统行业,它有哪些不同?那么,我们怎么能把它优势相结合,1+1大于2,这样因为它比较细微,恰恰就是这种细微支出的不同,你把它整合起来,能够起到非常决定的作用。还有一点整合就是外部资源,包括我们的合作方,包括我们的竞争对手,如果你能把大家很好的整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竞合,这个力量是巨大的。所以,因为女性具有比较好的沟通能力,有亲和力,一般不会让人形成敌对意识,所以发挥这种能力情况下确实独具优势。

余进:讲竞合非常有意思,因为咱们很多都是跨界了,跨界经营很多时候其实都是要形成联盟,形成竞合的方式去取胜的。你刚刚将的女性和男性特色,让我想起一个我以前看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录像,大家在分析男性和女性的基因里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以前有社会学家专门分析这个问题,我看过一个小录像,男孩子在一起会彼此吹牛,我爸爸1.8米高,我爸爸1.9米高,我们家房子300平米,我们家房子500米,他是一种竞争性的心理,大家吹牛,越吹越大,男孩子之间的对话。然后录像里观察小女生,都是几岁的小孩,小女生的对话就是你看我有一个这样的娃娃,我也有一个跟这样类似的娃娃,女性更多的着眼点是求同,就是我们之间有一些什么样的共同点,基于这个共同点我们之间能深化我们的关系,这个在小孩的行为中就已经体现出男性和女性之间确实有一些差异,男性可能更是竞争性的动物,女性更多是柔和性的动物,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你刚刚讲的竞合的这个对我也是很有启发的。

王静:所以,在董事会层面,在高管层,加上女性是不一样的,因为大家在求同,可能男性就不一样了,它要更强大。

余进:还有大家都在讲,你做什么样的事,很重要的一条,你做的事情是你爱的,但是其实选对行了,中国有一句老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兴趣和爱好如何结合?云鹤跟大家分享一下。

王云鹤:我觉得女性找到自己生存的方式不难,但是能够讲自己的爱好和事业合并在一起,这是一个不太容易的事情。因为我从小画油画,画过十年画,我做我们昭仪这个品牌的过程中,我的感觉是在实现我没有成为画家的梦想。因为它也是一个像创作画的这样一个过程,当这个品牌诞生的时候,其实我面前是一张白纸,我不断的往上面填充颜色,经过我们对未来梦想的坚持,可能未来是更绚烂的画面,这个对我来讲,就是把我的爱好和我的事业融为一体了。我觉得女性还有一个优点,对梦想比较执着,有的时候并不是因为现实社会的一些转变,或者周围环境的转变而轻易的改变,有时候对梦想的执着可能比男士还会更执着一些。

何巧女:我补充一下刚才云鹤姐的说法,为什么很多人创造了很多很酷的企业就是女性创造的,比如我们夏华,她们都是做时尚行业的,她特别喜欢做这件事情,她的目标就不是把企业做大、做强,夏华一直就说,我为什么要做大、做强,她就要做的有意思,我觉得这就是女性的一个特点。我不一样,我现在到这个程度,我就在克服我自己的这个缺点,比如我很喜欢园林设计,以前我每个设计要画两遍,但是现在显然时间不够了,所以我克服自己的爱好,不要再看方案了,不要再去现场巡检了,我每年都要去现场看,这棵树不好,那个石头不好都要说。然后,后来我们做了一个东方田园,是实现一种田园梦想的一种房地产,他们特别怕我去说设计方案,因为我一去说就是很多的理想,考虑了理想以后,不一定这个商业就能成功。所以我在克服自己的一些爱好,尽量的做成功。因为有时候我的爱好不是大家所有高管团队,董事会、股东的爱好,大家的爱好是成功的商业,但是我的爱好可能是这些。所以,有时候到这个程度,我们就要尽量的克服一些,这些爱好留在自留地里头,我的爱好就是我以后要做一个我梦想中的田园,以后我不算利润,我不在公司我个人投资,我说我一定要实现这个理想,但是现在你们说了算。

王静:我觉得作为一个个人和作为一个优秀的一个企业,实际上他都是一个造梦的过程,可能开始大家只是追求物质上的东西,然后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或者你要发展更大的时候,要有更大的空间的时候,我觉得很多是精神上的需求。所以,你怎么把它结合在一起,我觉得精神上绝对是不可分离,所以我觉得是一个造梦的过程。刚才谈到兴趣爱好的结合,我非常的同意,如果你的兴趣点不在这个地方,即使你再怎么努力,我觉得不管个人还是企业都很难做到优秀,可能仅仅是解决了你基本的生存问题,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刚才说到女性是感性的,我觉得到这个层面,女性是非常理性的,有时候我会拿登山做比喻,我说登山8000米,每一座8000米都有死亡率,可是我现在有8次雪山登顶,两次珠峰,这个看起来有死亡率,但是你还要去,这就非常感性,你有这个梦想,在那个地方一定要走,就是这样一个感觉。但是我非常幸运就是跟我的公司结合的非常紧密,它的兴趣爱好就结合在一起了。还有一点我觉得要非常的集中,进行我曾经遇到过雪崩,能够做到今天真的很难想象,登山也是这样,所以我的感受就是集中,做事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要百分之百把这件事情做好,哪怕这件事情太小,我也是这样一个感受。我遇到雪崩12级风的时候很难想象能走出来,我当时集中程度到什么状态,我只关注我的脚第二步怎么迈出去,我其实什么都不会想,非常专注。所以,我觉得一旦一个人认定了一个方向以后,他专注在这个点上,我觉得他特别容易成功。

何巧女:我真正对登山心驰神往就是因为看了王静写的那本书,我还是建议大家买她那本书看一看,真的写的非常好。

余进:周忆都是拿起话筒了,她们这几位都是把自己的梦想变成他的企业,变成他的企业里所有的梦想。你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怎么把个人的梦想和企业的梦想结合?

周忆:你太聪明了,不愧是麦肯锡的,你知道我要讲相反的话。他们讲的我都同意,但是我觉得在现实的生活当中能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自己的理想和自己的职业完全百分之百吻合在一起是多大的幸运和幸福,我觉得有时候不是这样,很多时候人是为了生存,为了养家,为了有一份工作,为了进入到这个职场圈,他会以不同的代价和状态进入进去,哪怕是一个他不愿意的工作。其实咱们当中有多少朋友,多少亲属去国外留学,海外留学的时候根本就是一个音乐家,或者是一个艺术家,可是在美国学的是数学、金融,他为得是能够跨出这个职场的第一步。你说他的兴趣爱好跟这个完全吻合吗?不。我们这些人在这个年龄的时候经常讲退休以后想做什么,就是这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职场生涯所做的每一天的工作,未必就一定是你的梦想和你的兴趣,但是你必须做。

我的观点是其实你可以这样看这个问题,也许不是完全因为你的兴趣爱好进入到这个职场当中,进入到你的工作当中,但是你的兴趣爱好是可以培养的。最重要的一点你的潜力是可以被挖掘的。很多时候你不知道有多大的潜力,我居然还能做工程师,我居然还能做销售,我居然还能做管理人员,这个你一开始不知道。所以,做一个优秀的企业经理人,尤其像我们这种决策层的人一定要经常发现,我经常跟我员工谈话的时候,我打算让你做一份业务,他看我的眼神是极其茫然,你觉得我能做吗?不像美国人,美国是当然。我说我的观察是你能,但是你首先要有自信,我会帮助你实现这个能力。所以,很多人都是在忐忑当中,未知当中茫然当中开始一个新的工作,一个新的职场,一个新的责任,但是你就像一条线拉着他,能能被拉,三个月,四个月,一年下来他完全能够做到。所以,这就是你能不能挖掘他的兴趣,挖掘他的潜力,使他成为这个行业里最优秀的人。我觉得能把工作和兴趣爱好结合在一起很棒,但是大量的,今年我走访了很多大学,有的大学的孩子坐着听,但是问你的问题都是我该怎么办?我怎么拿到我的第一份工作。所以,我自己觉得可能我们能够提供给这些所有人的是说也许你的第一份工作并不是你的兴趣爱好,但是你能,因为你并不知道你有这方面的企业和能力可以挖掘,一个优秀的企业就应该提供这样的平台。

余进:我们在座的这些女性,不光是成功的女企业家,也是非常成功的女人。有做妈妈的,甚至有马上做奶奶的,所以把家庭事业都兼顾的这么好,你给你的子女,或者未来的孙子,如果针对刚才周忆讲的这个话题,你教育他,你会更多让他寻找自己的梦想,追求自己的梦想,还是会更多打造他的潜力,把各方面的综合素质都培养好,这样不管做什么,你都能够更好的发挥你的潜力。

王云鹤:我就是那个被说马上要荣升奶奶的人,我没有适应。其实我是觉得目前我们国家教育体制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我们在座的可能大多数应该都是做母亲的人了,我一直不太赞成是做母亲的人把自己和孩子变成1+1=2,把自己的梦想完全寄托在孩子身上。我一直觉得作为女性,作为母亲应该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去进步,然后能够做到1+1大于2,我觉得这才是成功的母亲。但是也不要因为自己的梦想泯灭孩子对生活的本能的探索。其实我在教育我的儿子的时候,其实不一定是成功的方法,但是我想分享给大家。其实从小到他现在,我基本上都是让他自己去发挥,所有的课余的时间,选择的学习的东西都是他自己喜爱的,我从来没有说因为我喜欢钢琴,我从小没有学得一手好钢琴,你去学吧,你学好了,我自己来听。所以,他选择的都是很小众的乐器,但是他依然懂得了音乐的语言。我觉得发挥孩子自身的天赋,让他有一个自我选择和自我成长的路径,我觉得这是我现在还比较得意的地方。

王静:完全赞同,我有两个女儿,一个三年级,一个五年级,我也是学校讲师团的好家长,但是我挺惭愧,并没有做的那么好。因为在我们整个现在的教育体制来讲,太看中的是分数了,所以如果要配合老师的分数就不能让孩子很好的实现她的综合能力的提升,她始终会得到一些,因为你要平衡。但是,从我的教育理念来讲,我很多事情是一定要让孩子去动手的,因为只有这样你会发现挖掘他的潜能,他才能发挥出来。还有我特别不希望孩子天天在教室里面,所以每次我开家长会我添单子就说孩子的户外活动太少了,体育课太少了。你会发现这些世界优秀的人才他们真的有非常好的身体,所以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国家我觉得体制上没有办法,也是在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进步。所以,我自己也经常带孩子参加一些户外运动,包括今年我带她们拉姐妹去乞力马扎罗,我觉得可以让她感受大自然,另外也能得到更好的综合锻炼,我觉得这是目前整个中国家庭和学校的教育。当然,有一些人看得到,有一些还是看不到,或者不够推的那么前。所以,我觉得孩子最后要实现她的人生价值,我一定支持她喜欢做的事,我一定不会说,我有多少家产,一定要让她来管,我绝对不是这样的理念。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长,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定位,她们有很好的一个思想,然后一个很好的价值观,我觉得这就是对于我来讲就够了。

余进:让她走她自己的路。

王静:是。

刘京京:我觉得孩子如果能让他发挥自己的兴趣爱好,包括家长,如果能做自己喜欢的才能发挥最大的潜能,我觉得要让他增强鉴赏力,他喜欢哪个才能选择。再一个平常在他的生活过程当中,成长过程当中让他有正确的上进心,或者价值观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然后具体做什么,我觉得应该是完全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然后我们给他提供更好的机会,让他能够在他所选择的这个路径上能够做得更开心,我觉得这是我们家长的心愿。

王静:对,因为孩子在不同的阶段是不太一样的,像我的孩子在10岁以前,她们现在不能有很好的自控能力。我们做家长的就是要有一个非常好的引导,这个引导不是一定把她框在那个地方,一定要有一个很好的引导,将来她有一个很好的正确的人生价值观,我觉得这一点是需要在孩子比较小的时候注意的。当然,上大学,更高年级了,那就不一样了,她可以完全自由的发挥自己。

何巧女:讲两句话表达这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是这样,东方园林现在已经是一个上市公司,我认为不管你做成现在这样,还是做的更好,对我来说,当然希望做的更好,更大的公司,它是一个上市公司,所以迟早我们这个公司会公众化,这是我一直的观点。我也看了很多的欧洲的、美国的百年企业,我也专门去日本看了丰田公司,其实100多年的历史,丰田公司,现在它的家族只有1%的股份,所以这个公司完全是公众化的公司。但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叫丰田左机(音译)和丰田喜一郎(音译),他创造丰田这个品牌的同时,对汽车行业对日本这个家族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大家也在纪念他们,就是我们做企业的,从来就认为从今天心里就要想这个公司是一个公众化的公司,或者迟早就是一个公众化的公司。

第二个观点就是儿子,我只有一个儿子,我们女性企业家一旦成功了,40多岁了,想要第二个要不了了,不看男性企业家都是第二个,第三个,这是我们的劣势,我们只有一个孩子。

王静:也是优势,专注就是优势。

何巧女:所以,我从心底里希望我的儿子有出息,从心底里希望他未来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能让他做的更好,影响中国,影响世界,我有这样一个期望值。第二、如果他不能够成为这样的人才,我完全接受,我让他按照他的生活方式去生活,按照他的方式掌握他的未来,我也可以接受他成为艺术家,即使挣不了很多钱也可以。因为迟早这个企业要公众化,这是我的两个观点。

周忆:我觉得我所有的决策当中最难扮演的就是做母亲,尤其是跟一个17、18岁的男孩,在一个最困难的时间,最困难的年纪天天跟他博弈,我觉得我有很多时候真的想找一个人聊聊,因为他不断给你出难题。因为我们在想,我们自己17、18岁的时候好像不是这样,可是这不是他的错,现在17、18岁的少年就是在面临所有的市场的、文化的所有的振荡。我觉得非常难扮演这个决策,非常难,你在工作场所,你可以叱嗟风云,我的孩子一直想进好莱坞当导演,很大的梦想。我到过来说,对一些不切实际的乌托邦的一些想法,你怎么变成一个冷静的提听者,告诉他如果这个梦追不到该怎么办?我经常发现这样的谈话跟他非常的难,是因为这些孩子非常的独立,非常有自己的看法,信息掌握的也特别多,而且是盲目的自信,非常自信。所以我自己觉得我对我儿子最大的愿望将来我根本不希望,也不奢求他怎么成龙,我认为最重要的几个,我希望他诚实、善良、知识起立,有一个幸福的家,无论他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无论他寻求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只要他能做到这几点,就是我作为母亲最大的成功。

余进:在座的几位不光分享了治理企业和行业的经验,还分享了做母亲的经验。我把最后有限的时间留给台下的,很多人都在底下表示同感。

提问:其实今天下午来这个会场听了这么多,其实此时此刻我觉得是最幸福的,因为前几场全是男性。其实我觉得我最欣赏女性的一点就是女性懂得欣赏男性,我觉得女性这一点是我们所有男性最欣赏的一点。其实我的问题就是,因为我也有一个圈子,当然那个圈子绝大部分都是非常出色的女性企业家,同时我也发现一个问题,绝大部分都是事业做的很好,但是家庭可能不这么如意,基本上都是有过离异的,我那个圈子女性企业家很多,但是80%事业经营的都特别好,但是家庭可能这一块都不太如意。所以,我想问一下,在座各位非常漂亮的企业家,您如何平衡好,既做好事业,又做好家庭的?

余进:时间关系,每个人一句话。

刘京京:我觉得要想做好就是做好决策转换,在公司你可以是一个决策者,可以是一个强势的管理者在家里一定要做好一个小女人。

王静:我觉得这个我要检讨,我觉得我做的不够好,努力的去做好,你在家庭就应该是妈妈,就应该是女儿,就应该是妻子。

何巧女:我确实同意你的观点,我们身边也有很多女性企业家,但是我确实发现大家在这方面如你所说的一样,我比较好,完全凭我的运气,就是我先生他能容忍我的性格,然后我在最后关键时候我有个儿子。

王静:是激励我们生女儿的再来一个吗?

王云鹤:我应该属于你说的大部分人那个行列,我觉得这个不是简单的角色转换,可能是在今天大多数做事业的女性有了自主权,在很多的时候,尤其在家庭生活中,我们也努力的协调了。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应该说大家的这种在现代社会中的从属关系变了,可能过去更多的女人是依附于男人来生存,但是今天的女人已经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所以,可以为自己做一些主了。那么,在事业就是打拼的同时也希望自己的生活是快乐的,因为我相信不快乐会影响事业。所以,可能在这种时候作出这样的选择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周忆:我就四个字,尊重和妥协。

提问:谢谢余总,我叫李心(音译),今天我来特意就是为了这个环节听的,我刚才在听的过程中,发现这里面余总,何总,刘总,周总,您四位说话的时候经常会弄头发,这是很多女性在论坛或者在发言的时候都有这样的问题,研究表明,女性在讲话的时候弄头发也不自信的心理,我的问题就是不管在家庭还是在工作中都面临一些挑战,你们怎么面对这些占,客服这些不自信?

刘京京:我首先反对你刚才的那种统计,要想做一个管理者必须要自信,但是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注重自己的形象。

王静:是女性比较感性体现他自己柔美的一部分,刚刚你提问的时候也弄了一下头发,这是一种美的表达。

余进:我跟京京比较熟,她有两种状态,一种就是非常乖听别人讲话的状态,还有她要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她每次进入第二个状态的时候会一甩头发。所以,我觉得你的统计不正确。有的时候弄头发可能不是不自信的表现,是让自己进入最佳状态。

何巧女:我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但是在这种场合我不太自信,我挺惧怕那个摄象头,而且我也非常怕拍照,因为我从来拍出来的照都是很难看,我自己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还可以,所以我特别紧张,实在万不得已我才面对这个场合,我通常不喜欢出面面对这样的场合。

余进:不过说到这儿,我想李心的问题的初衷是你有没有面对挑战的时刻,在你面对挑战的时候怎么克服自己的不自信?

周忆:肯定有,一个就是你不说话了,一个充分你要展现能力和观点的时候你就选择沉默,因为你不自信。我们经常有这种的时刻,比如讨论一个话题,如果我事先功课没有做好,如果我没有跟我的同事分享我的孤独,把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和佐证牢牢藏在心里,然后在这个会上我是有准备的出发和出击的时候我一定会表现出不自信。但是,我觉得我们往往会有这种状况,我们也不可能7天24小时每个时间都自信,我们是人,我们不是神,我们不自信的时候就善于承认这个我功课没有做好,这一块我还不是专家,我还需要好好的研究。我觉得女人要用于暴露自己的瑕疵,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因为都是人。但是,关键在于你要有这个意识,你要在那一刻充分意识到自己有距离,在这个点上你有弱点,你没有能够做成,这个意识还是非常关键,怕就怕你没有这个意识,在下一轮的回击当中你就显得非常自信。所以,还在于做功课。

王静:我挺有意思,自从我登完山以后,因为这也是一个直面死亡的过程。我觉得我自己做事情特别愿意去尝试,行不行,如果我内心特别想去做,我去试一试,这是我通常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走了,做事情也是这样。但是,当你直面死亡以后,我曾经有一个朋友跟我讲,你知道你的口头禅是什么吗?你的口头禅就是多大点事啊,在气势上先不输于别人。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来自于你的经历以后,慢慢的你的态度,或者看待事物的心态不太一样。生活当中,真的有人说女人太容易纠结,太容易小心眼儿,其实真的没有多大点事。

余进:我特别同意刚才周忆说的有一点,其实就像练武功式的,有时候你可以硬大,太极拳的长处是你能够撤一下,化弱势为优势,其实暴露自己的弱点可以增加你的自信。所以,很多时候,我发现我跟我很资深的客户讨论问题,争论问题的时候,男士可能就跟他进行一种争论了,但是我其实从我的一个女下属身上学到一点,于是说她做的逻辑不对,她可能就不会听我说下去了。这时候我说对不起,我好想这点没太听懂,你刚才讲的这个意思,但是为什么这个地方你是这样的呢?我没有太听懂。其实这个时候我并不是很有自信说服他,但是把我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她反而更容易能够接受我跟他接下来的对话。

周忆:容易结盟。

王静:我就是坦诚的对待。

余进:当你暴露你弱点的时候,是把你最真诚的一面展现出来,这是让别人更容易接受你,这是化弱势为优势,我觉得这是太极的优势的体现。

提问:非常感恩,今天在这里能够一饱眼福,同时又修正了我的观念。在我的观念当中,所有女强人,这些女性成功者可能都是说话非常霸道,想不到女强人在座的各位一个个又这么成功,这么漂亮,都是大美女。所以,完全颠覆了我的观念,非常感恩。在这里想问登山的美女一个问题,因为我下一步要去珠峰,准备登峰。请问一下你去登峰之前做了多久的准备工作?

王静:这好像很私下的问题。在登山之前要做很专业的训练,就是你专业的机构,然后也包括去每一个地方都要有专业的公司和向导,因为这样出事的概率才会减小。因为我自己在救援队里面,我除了攀登,平时还会参加一些救援,也包括去汶川一线的山够够里面,还包括其他的救援的一些事,所以我的提醒一定要非常科学,这个科学来自于一步一步的,你可能开始从徒步开始,你可能就是了解知识,再到后面真正攀登雪山的时候,你可能要学一些攀岩,攀冰,这些要找到专业的机构。对于我个人来讲,王永峰是国家登山队的队长,他曾经在很大的朋友圈讲,静静是不能效仿,因为我所有的技能都是在我的攀登过程当中完成的,我平时没有专门的训练攀登。所以,我觉得从07年开始到现在登了8次8000米的雪山。我想来自于我自己的一个理念,我想我既然来了,第一、我是想试一试,当你试了之后,发现这个完全超乎你的想象,我第一次8000米遇到雪崩,12级风的时候,这里面包括王石。

所以,首先要非常的理性。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非常艰难,然后朋友都开玩笑说,静静是太阳出来的时候她就出发了,不到月亮出来的时候她就不回来。王石在他的日记里写,即使他今天到达最后一个营地,他也没有时间休息,也很难登顶。但是,最后你发现,登顶了,而且一抬头我在最前面。所以,他后来有一个感慨说,人不去尝试,你怎么知道你的潜能到底在什么地方?所以,我觉得现在有很多年轻人都是处于一个想象,当然还有一个定目标的问题,如果目标定的太高,那你这个实现的过程非常困难。所以,有了一个正确的方向一样,我平时叫第一你站起来,你努力的跳一跳,你够得着这个方向,把这个目标定下来。登山可能要进要退,这也是为你第二次出发做好更多的准备。关于登珠峰的事今后可以在我的微博里面有更多的知识给到你。当时王石说,后来他讲,他说这个家伙不就是来捣乱的吗?后来当着大家的面这样讲。因为我当时状态太差了,我最后说一点,因为你通过你努力了,真的是百分之百能够在没有经过这么多的训练,在山上训练,我来自与一个理念,登山就是自己的事,它就是一个自我管理的过程,自我提升的一个过程。不管是从技术上,还是从你整个团队的处事上面和你的综合决策都是这样的。

提问:我很感恩能在这个场合遇到几位我之前特别崇拜的几位姐姐,在我学生时代就已经非常崇拜几位姐姐了,尤其是何女士,我是学园林的。我觉得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职业女性压力真的确实比较大,面对职场压力的挑战的同时还要应对生活、家庭甚至孩子教育,还有父母这方面的压力。所以,如何能够更智慧的去面对这一切,然后根本的去解决这一切,来让我们在这个人生中然后去体悟生命,体悟幸福,拥有幸福,拥有生命的美好,如何修护自己的心灵,我想知道几位成功的姐姐怎么修护自己的心灵,这个并不是那么美好,但是心中可以有美好?

余进:就是作为女性扮演这么多的决策承载的可能很多很多,你怎么能够在承载这么多的过程中还能保持一个健康的心态,不要把自己累死。

提问:如何营造一个心灵家园。

王云鹤:其实是这样,我觉得女企业家也有一个比较独特的优势,我们并不是说男企业家就没有,女企业家做事情做到一定的阶段的时候可能比男士更注重对精神层面的追求,也更容易做一些慈善事业,就是和慈善相关的可能是出于母爱的本能。像我们就是比较注意的是,因为我们做的是文化和时尚相结合这样的事业,我们也在座一些对于中国文化传承的工作,这个真的不是出于对利益,没有任何利益的出发点,完全是出于公益的,对一些文化和艺术的保护,比如我们对西藏藏区的一些古老的壁画做数据库,希望通过数据库将这些宝贵的资源传承下去。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在被自然分化破坏的过程当中,所以我们在尽自己的一些心。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净化自己的灵魂的过程。

何巧女: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你做的事情总之是比较多的,这个时候你要告诉自己一句话,就是我应该做这件事,你不要说好像是我不应该做,比如我要给我先生,我每年都要陪他买衬衫,买领带,然后你可能迈着疲惫的步伐陪他去逛街,你应该做的,我父亲身体不好的时候,我原来认为我弟弟照顾好他,但是我弟弟照顾不好他我回去,我外婆生病的时候我认为我舅舅可以照顾好他,但是我舅舅照顾不好他,我就跑过去。所以,你一定要认为你有能力,所以你就很快乐了,不管多累,咬牙就过去了。

第二、不要问我自己我值吗?你那个时候一定要垮过去,我选择了这样的人生不是值和不值,这里头有他的快乐,也一定有他付出的地方,你说我们值吗?为什么呢?你最后是什么呢?比尔盖茨奋斗一辈子,最后这个公司也不是他的了。你一定不要问自己我值吗?就是这是我的人生,我要这么做,我选择了,我定了,我不能摇摆,我一摇摆,我就悲剧了。

刘京京:我觉得一个是女性的心理调节能力,包括抗压能力相对强一些。再一个发现乐趣,享受幸福。因为比如说虽然工作的压力很大,但是当你看到你员工的成长,看到他们从什么都不懂的一个小孩儿成长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经理人,包括给他的家人带来的幸福。我觉得那种幸福感和价值的体现会让你忘却你的压力和痛苦,包括你所付出的艰辛。那么,在家里的时候,你进家门,孩子扑过来你会非常幸福。包括跟爱人相处的时候,你觉得我不用想太多,我只需要听你的就好了,所以我觉得这也是幸福。所以,以积极的心态去发现,去平衡这种幸福。

王静:我比较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追寻内心,就是那是你内心想要的,你就会很开心,很快乐。

何巧女: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人有力量就是因为你的心灵是好的,如果你的内心是纠结的,你一定没有力量,你做不了任何事情。

王云鹤:其实累计痛苦的过程,在座很多人还没有到40岁,当你走到40岁的那一天,你发现你过去以往的挫折和痛苦是你的财富,你40岁那一天发现它对你是非常重要,但是在你经历这个过程的时候你觉得是痛苦的,但是到你40岁那天的时候你要感激这个痛苦带给你的财富。

余进:非常感谢四位企业家和一名500强的高管带给我们非常宝贵的经验,谢谢大家!

—完—


清华大学研修班班教务处整理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课堂:2018国家账本背后!卖地和债务的隐秘世界
  • * 8月24日—8月26日工商管理(EMBA)总裁高级研修班培训课程
  • * 股权投资与资本战略董事长班 8月18日—8月19日 张伟讲多层次资本市场
  • * 清大·工商管理(EMBA)总裁高级研修班
  • * 唐宁: 中国“速度”VS美国“厚度” 谁才是金融科技的领头羊?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