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稀土官司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中国稀土的理想发展状态应该是像乒乓球一样,通过中国的管理、技术、品牌优势,把全世界纳入到同一个产业链条之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家里头破血流,在外任人摆布

3月底的开普敦,秋意渐浓。

应南非国民议会邀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率团访问南非。作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功能材料研究所副所长李卫参加了此次代表团。让李卫没有想到的是,无论是在与南非官方的交流中,还是在与代表团内部的沟通中,稀土,都成为了一个绕不过的话题。

实际上,不止南非如此。在欧美日诸国,稀土的关注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稀土行业的如此受宠,让一直从事稀土功能材料研发工作且曾连续数年向全国人大递交有关稀土议案的李卫既喜且忧:“总的来说稀土产业有了明显的进步,最为突出的就是相关产品价格的提升。”但李卫同时认为,中国稀土行业发展面临的困扰并未得到完全解决,有些问题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上:稀土为何成被告

2012年4月8日,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在京正式成立。这一承载着全行业期望的协会筹备已久,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其正式挂牌日期却一推再推。此次火速挂牌成立一改往日谨慎风格——按照此前规划,稀土协会应于2012年5月才正式成立。

业界普遍推测,协会之所以“早产”,当与大洋彼岸的一桩官司有着密切的联系。

跨国官司

2012年1月30日,世贸组织裁定中国限制9种工业原材料出口败诉。此时已有不少人敏锐地意识到,这显然是有关国家剑指稀土的演习之战。果然,3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出面宣布,美国将联合欧盟、日本向世贸组织提起针对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贸易诉讼。

随即,尚在参加全国两会的工信部长苗圩回应称:“如果他们要起诉,我们表示很遗憾。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准备,如果一旦被起诉,我们要主动地去应诉,要去说明这方面的情况。”

协会成立大会上,稀土协会首任会长干勇也表示:“协会成立后,将按照国际管理和世贸组织规则,妥善应对国际贸易摩擦和纠纷。”同时他呼吁,希望各成员企业抱团合作,以各种灵活方式应诉。

中国入世以来,始终没有对可能遭遇的挑战做好充分的准备,各方面的规则尚不够完善。所以中国被诉数十次,并无获胜案例。因此,专家对此次起诉获胜所抱希望并不大。

然而,这一官司的真正意义在于,如果中国能因此而使稀土产业面临的各种顽疾得到根治,则此次官司功莫大焉。

劣币猖狂

去年年初,稀土价格出现了大幅的上涨,各地政府对稀土产业的热情随即被点燃。就在记者采访李卫此前一天,某省官员就对李卫表示,该省正在做强做大稀土产业,要把稀土产业打造成为该省的支柱产业之一。

实际上,中国目前的稀土上中游产能已严重过剩。“目前国内的磁性材料需求仅为10万吨左右,但产能应该已超过20万吨。”李卫举例称。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现有产能结构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黑产能。

为了保护稀土资源,国家实行了“指令性计划”管理其开采。按照规定,分离冶炼企业所购原料应该是指令计划内的有票产品。但实际上,无票稀土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由于受利润刺激,加工企业需求旺盛,指令计划根本无法满足其生产需求,购买无票稀土几乎成为了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李卫透露:“2011年稀土涨价,不少人就凭借倒卖无票稀土发了大财。”

更让李卫理解不了的是,现行的有些制度对产能规模更大、产品档次更高的先进企业是相当不利的。“按照规定,随着企业生产能力的扩大,审批部门的级别相应提高,获批难度随之增大。”他举例称:“比如甲企业要投资一个一亿元以上的项目,产品档次较高,而乙企业投资一个产品档次低、产能小的项目,甲企业需要的审批部门就会更多,难度也会更大。这样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制度设计显然是有缺陷的。”

对此,企业多有不满。某大型稀土企业高层在稀土协会成立大会上就抱怨称:“合法开采企业受到了最严格的监管,一些非法企业甚至个人私挖滥采打游击,政府根本监管不到。李逵反而斗不过李鬼,这显然有失公平。”

并表运动

为提高行业集中度,近年来从国务院到各主管部委都在积极推进大型稀土产业集团的成立。今年两会期间,工信部长苗圩再次提到,为了保护我国的稀土资源及可持续利用,全国稀土企业将整合组建为两至三家大型企业,但“整合方案并不一定按省来划分”。

关于组建大型稀土集团的设想早已有之,无奈一直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对此,不少人将希望寄托在了新成立的稀土协会身上。作为稀土行业发展主管单位,工信部也给稀土协会下发了专门批示,希望稀土协会能在组建稀土企业集团方面有所作为。对此,干勇上任之初就提到,稀土行业整合不需要太急,也不能拉郎配,要根据市场发展,“但是要有一定时间限制,大概要5年时间,2012年就会全面启动。”

为了在未来的稀土产业格局中谋得一席之地,几年来,包括中铝、五矿、中色、江铜等相关企业无不积极地进行兼并重组。江西、广西、湖南等南方稀土主产地,都是这些企业争夺的焦点。

对于这一整合过程,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稀土材料化学及应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严纯华并不乐观。“两家也好,三家也好,实现这一目标本身已是困难重重。整合成功未必意味着问题得到解决。”严纯华分析称:“从稀土行业目前已完成的并购案例来看,没有一家能够完成各成员单位CI(企业标志,全称Corporate Identity)的统一。这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花几十万请一家设计公司,几天就能完成设计,但就是连这样表层的统一都尚未完成,更遑论质量标准、培训标准、安全体系、企业文化。”

严纯华认为,现在的稀土行业并购,基本还停留在合并财务报表的初级阶段。“现在稀土行业非常浮躁。巨额利润刺激下,企业的成立、重组均异常仓促。人才流动率和流失率都居高不下。”严纯华说,“这是企业快速扩张过程中造成的缺憾,但不能因此而不重视企业的实质性整合。”

仓促整合引发的另外一个问题,关乎知识产权。现在,知识产权已经作为资产评估进入总资产。对此,严纯华提醒道:“中国目前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很不够。A企业的组成,可能是甲乙丙丁四家,甲企业此前的科技创新伙伴,可能有B、C。甲企业进入A企业以后,跟B、C合作的知识产权如何划分?长远来看,尤其是放在世界范围内看,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国际规则对知识产权十分重视。”

下:功夫应在官司外

中国稀土业的散乱局面当属陈顽旧疾。

从宏观层面看,中国的市场经济起步较晚,相关市场主体远远没有达到自信、自律、自强、自重的程度,很多时候政府不得不对某些市场行为加以限制。

而具体到稀土行业,推行稀土专用发票、力推南北集团,都是在行业发展不成熟的背景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在西方看来,这很可能就不符合市场规则。”严纯华分析认为,这些举措本身确实存在着不足,但是在现行阶段下,必须如此,就像大家诟病高考,但却找不出替代高考的举措。”

“从民族利益的角度来看,我恨不得只有一家集团。”但严纯华也清楚的知道,以此形成的资源控制与相应的资源保护就会被西方根据世贸规则再度诟病,“假如稀土企业已经达到了自律的阶段,能够按照一定的规则,能够把共同体的利益摆放在个体利益之前的话,就不需要这些举措了。”

随着中国稀土行业协会的成立,中央政府对于中国稀土的综合治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但长期以来形成的复杂利益格和行业痼疾局,让改变显得并不那么容易。“相关的政策出改变台之前,一定要考虑到可执行性,不然不仅问题得不到解决,相反还会影响政府的公信力。”李卫提醒说。

成立“稀土部队”

对稀土资源控制不够,导致过度开采、非法开采、破坏性开采,一直是稀土行业发展中最重要的弊病之一。近来,随着稀土产品价格的提升,这一问题显得愈加突出。对于行业来说,由此引发的问题多样且复杂。

“管不住源头就容易导致产能过剩,进而影响价格稳定、企业盈利,更不利于行业向高附加值环节攀升、获得核心技术等。”中国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张安文认为。严纯华亦持类似观点,因此他建议国家应该根据世界范围内的产品需求总量,决定开采总量,“低廉的价格,貌似保护了用户,但实际上对用户的伤害,也是难以估量的。”

李卫则表示,如今考虑全球需求,关闭所有在产矿,依靠包钢尾矿库已经足够。因此,数年来,包括徐光宪院士在内的14位院士曾多次联名给国家写的建议,就是要逐步减少中国主动矿的开采量,把宝贵的稀土资源放在矿山里可以长远的延续利用。

源头控制不好的另一恶果是对环境的破坏。

4月初,本刊记者在四川出差时途经冕宁县稀土矿区。沿途所见,没有稀土的山头多是绿意盎然,有稀土的山头则寸草不生,只剩下灰白色的山石,诉说着山体的痛楚。

显然,这样的现象并非四川独有。

今年3月底,工信部副部长苏波曾率队前往赣州进行调研,当地因稀土开采而引发的环境污染,让他的心情十分沉重。更为关键的是,截至目前,稀土开采带来的环境污染并无成熟的解决方案。就是这次调研中,苏波获悉,赣州市曾就恢复开采稀土带来生态破坏做过统计。

380亿元的天文数字,已经超过了几十年来当地稀土行业收入的总和。

为保护资源、保护环境,国土资源部、工信部等部委曾多次组织执法检查,打击非法、破坏性开采活动,但由于种种原因,虽取得一定效果,但远未达到目的。

针对上述情形,李卫认为,应该通过调高环境税等措施,推动稀土价格的有序上涨,上涨到必须用的产业能接受,不是必须用的产业改用其他材料。他建议,“有必要成立一支由中央直接管控的矿业资源执法机构或矿产资源武警部队”。

的确,从前期治理情况看,地方保护主义和黑产业链已经形成利益群体,为国土、环保、工信等监管机构的执法工作带来了较大的障碍甚至威胁。如能仿照黄金资源的情况,成立一支由中央直接管理的武装执法机构或武警部队,专门负责包括稀土在内的诸多稀缺矿产资源的保护,将有利于中央政策公平到位的落实,避免成为地方稀土黑产业链的保护伞。

治理兼顾公平

南方某稀土主产区的一位县委书记在跟严纯华聊天时,曾大吐苦水:“现在央企开始力图获取稀土开采权,地方的大型国有企业又组成了军团予以对抗,上级政府又统一掌握着采矿证的发放。作为基层政府,假如有人持证来开采,我还会分一杯羹;如果一直是非法开采者来,我要派遣大量警力、城管、环保、国土资源干部,去看住那些金山,行政成本很高,没有任何收益。”

他最后的一句话,严纯华至今印象深刻:“如果我不能从中获利的话,我宁愿我的辖区没有这些资源。”

显然,利益分配已成为稀土行业最大的困扰。行业整合本为此而来,但由于缺失良好的分配机制,反而加剧了利益之争。

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建议,应通过财税制度改革,让资源所在地分享到合理份额的收益,实现跨地区大型企业集团和资源开发、生产地双赢;张安文则认为,应该通过征收较高的资源税、环境税来增加中央政府在稀土领域的收入,通过这部分资金的再分配,调节行业利益。

严纯华认为,在稀土行业中,应该给予技术先进、环保达标的中小企业一条生路。对此,严纯华显然将希望寄托在刚挂牌的稀土协会上面:“希望协会发挥应有的作用,成为行业发展的纽带,成为企业家的家,成为行业观点交流的平台,成为利益协调的主导。”

对于业界热议的稀土专用发票,李卫认为应该管好源头就已足够,而非越宽越好。“政府只需要提供完善的法律支持和公平的竞争环境,更多的环节应该交给市场。无数事实证明,大政府往往会导致效率低下。”

然而,要实现市场自动调节,必须建立合理的游戏规则。“现有游戏规则中,守法者往往受限制,违法者往往得利。根源在于违法成本太低。”李卫总结称。

当然,在欧美国家经济、政治外交压力下,中国稀土的治理需要出现大刀阔斧的改革和进展。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利益格局的改变,甚至有些产业链条相关企业和地方政府、地方国企要做出牺牲。如何有效治理稀土散乱局面的同时,兼顾公平、兼顾各利益相关方的利益,考验着稀土决策层的能力。

全球资源战略

尽管对中国稀土资源占世界比例具体是30%还是50%、中国尚有多少储量并无定论,但中国以一己之力供应世界绝大多数需求却是不争的事实。

显然,这不是长久之计。

梅新育提醒说:“倘若仅仅着眼于整合国内资源而无视境外资源,中国对稀土产业的控制力就延续不了太长时间;如果不能整合海外资源,中国提升价格、提高稀土产业收益的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将是为人作嫁衣。”

因此,包括严纯华、李卫等多位受访者在内的专家均表示,中国稀土产业既然是满足世界需求,就该制定着眼于全球的资源开发战略。

但事实上,在国内稀土资源热度不减的时候,实现这一目标显然并不容易。不过,目前中国在中上游环节的技术优势或许是改变该局面的撬点之一。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逐渐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供应国。在中国大量且低价稀土供应的冲击下,原有稀土供应方美、法等国的稀土开采、冶炼产业逐步萎缩。中国逐渐掌握了稀土开采乃至冶炼分离环节的最高技术水平。

随着中国稀土价格的上涨,有关国家试图恢复本国的稀土生产。但由于人才缺失,环保指标等因素限制,短期内相关国家的产业恢复起来的可能性不大。于是,不少国家开始想到了从中国引进现有人才。

然而,为了保护中国的稀土产业,商务部、科技部下发规定,禁止相关技术的出口。“应该承认,这一用意是好的。但事实上,外国企业通过高薪聘请国内专业人士,照样能获取相关技术。”李卫透露。

“还是那个话题,中国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不够。按照国际规则,一个人在原单位取得的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应归属原单位所有。私自将其引进至其他企业和国外,都是不符合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法规的。”严纯华说。

对此,李卫提议:“应该修改现有政策,改为限制性出口部分技术,并通过技术出口、参股、合资等手段,把中国以外的稀土资源纳入到全球稀土产业链条中,改变中国资源独立支撑全球需求的局面,构建起中国稀土产业全球、全面的竞争力。”

严纯华亦认为,应该细致地分析稀土家族中17种元素,哪种更具有战略意义,然后有区别地与外方展开合作,既可以让别人得到发展,中国稀土行业自身亦可受益。“任何一个产业,一家独大的时候就会停滞甚至没落。引入竞争才能提升生命力。”

按照严纯华的设想,稀土行业理想的状态应该是近交远攻。“而不是现在这样,家里头破血流,对外任人摆布。应该像乒乓球那样,通过中国管理、技术、品牌优势,把全世界纳入到同一个产业链条之中。”

倘如此,中国将可以从目前复杂的稀土资源格局中解脱出来,着力于下游稀土利用的技术研发工作;届时,中国的稀土资源仍然是全球的宝贵财富,中国也可以在稀土资源散尽之前跻身世界稀土技术强国,让稀土资源和稀土技术造福人类。

记者手记:

给“稀土”降温

一段时间以来、尤其自稀土价格大幅上涨以来,中国稀土界的热情几乎全部集中在稀土资源。

大量资金、各种势力涌入稀土资源争夺战,甚至肩负国家使命的央企、地方国企角逐的也多限于资源层面。以至于在大量稀土从业者眼里,稀土资源本身几乎就是行业的全部,以至于中国稀土界的治理思路也在一定程度上囿于稀土资源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对于稀土资源的过度重视,正在成为阻碍稀土行业进步的最大障碍。

实际上,我国稀土行业中上游产品是过剩的,缺失的环节在应用环节。历史证明,凡是稀土科技发达的地方,都是没有资源的地方。拥有丰富稀土资源的中国,能否在资源散尽之前跻身稀土科技发达行列?否则,仅仅着眼于资源层面的整合、治理也将徒劳。

因此,稀土行业要想健康持续地发展,就必须降降温,冷静地思考未来的发展战略问题。更有专家指出:“铟、镓、铂、铑、钯等资源也是高科技产业、国防军工所必须的材料。有不少比稀土还要珍贵,面临的问题比稀土还严峻。”

事实上,所有的矿产资源和有色、稀有金属品种都应当得到重视和保护,都应该制定相应的发展战略,避免短视和急功近利为该行业发展带来伤害。

人大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课堂:2018国家账本背后!卖地和债务的隐秘世界
  • * 8月24日—8月26日工商管理(EMBA)总裁高级研修班培训课程
  • * 股权投资与资本战略董事长班 8月18日—8月19日 张伟讲多层次资本市场
  • * 清大·工商管理(EMBA)总裁高级研修班
  • * 唐宁: 中国“速度”VS美国“厚度” 谁才是金融科技的领头羊?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