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大EMBA官方报名中心24小时报名热线: 18911058565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华风情 > 课程动态 > 正文
如何组织志愿者
手机:18911058565   电话:18911058565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前,导演丹尼·博伊尔花了4个小时与一万多名志愿者一一握手,以感谢他们的支持与付出。而闭幕式上向7万多志愿者献花的环节,表达着人们对于这些赛场外的英雄的敬意。

为期十五天的奥运圣火给人们留下的记忆,除了如火如荼的赛事之外,一定还有一些别样的感受,而志愿者服务无疑是这些记忆当中最为温情的一笔:运动员入场式的引导员身穿印有随机志愿者头像的服装走进赛场;开幕式和闭幕式出现的几千位舞者也并没有一位专业演员,而全部都是志愿者

实际上,这些被叫做“Game maker”的伦敦奥运志愿者,是所有现代奥林匹克成功的重要因素,他们在比赛的全程中帮助所有的运动员和观赛者,而这样的经历都被他们视作自己人生中的宝贵经验。研究证明,志愿者活动被证明在发展人的内在性格、建立社群、消除贫困和预防犯罪等社会问题上作用显著。而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是,志愿者活动不仅在奥运会等大型赛事上发挥着作用,也在商业社会中以自己独特的存在带来令人刮目相看的力量。但是志愿者非雇佣身份和短期参与方式,也为组织者带来管理上的挑战——对他们要用什么样的考察和激励方式?怎样和这些不同背景的志愿者进行有效沟通?如何维持他们的忠诚度和责任感?

志愿者有哪些特点

德勤全球首席执行官奎励杰和麦肯锡的梅尔达德·巴格海在《一的力量》(As One)一书中总结和组织协作的八种主要模式:业主与租户、社区组织者与志愿者(志愿者)、指挥与乐团、制片人与创意团队、将军与士兵、设计师与建筑师、队长与球队、以及议员与市民。其中,他们认为社区组织者与志愿者这一协作模式的基础,是志愿者自下而上、自主独立的决策能力和他们公开发表意见的意愿。社区组织者则如同黏合剂一样,让志愿者的活动能紧密团结在一起。组织者吸引众人为了同一目标而共同奋斗。组织者不能给志愿者下达命令,而是要给他们选择的自由,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加入。社区组织者用劝导性的语言激励志愿者们为心中的目标而工作,正是因为有共同目标的存在,志愿者们才有了创造的激情。

作者总结了志愿者的六个特点

认为自己是非常独立的决策者。的确,社区组织者和志愿者充满热情,无私奉献,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具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依靠自身的决断力来决定是否接受某个使命,自行判断为了使命要投入多少时间的努力。

需要经常发表各自的看法。由于志愿者的意愿决定着行动的发展方向,所以志愿者们要有发表意见的能力。组织者需要认识到,志愿者们对使命和行动充满热情,需要有人倾听他们的心声。如果拒绝他们的呼吁,让他们失去了直接参与感,他们的热诚将渐渐被消耗。他们可以选择离开,就像他们当初选择加入时一样简单。

根据情况来选择加入某一项活动。志愿者们对心中的使命充满热情,但却不一定会固定加入某个组织,或参加所有的行动。他们只会参加与个人价值观或兴趣相吻合的行动。组织者为了获得志愿者的忠诚,需要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活跃起来。

组织者经常用讲故事的方式激励志愿者。社区组织者对志愿者基本没有什么直接权力,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赢得志愿者的信任,推广强大的品牌,了解志愿者的动力来源等方式,来抓住志愿者们的兴趣点,把志愿者们团结在统一的使命周围。

志愿者之间彼此平等,拥有同样的权利。在团体的决策问题上,社区组织者和志愿者的影响力是平等的。没有哪位志愿者的权力会高过别的志愿者,大家一视同仁,共同做决定。志愿者们渴望变革。他们加入到群体中来,有着各自的原因,无论是因为崇高的利益还是社会良知,他们都希望改变现状。因此,志愿者们希望在决策过程中发表自己的意见。

随着志愿者数量的增加,组织者的力量也随之提升。这一增长趋势一旦到达引爆点,志愿者团体就会获得规模化的力量,而对于社区组织者来说,这时为活动提供支持工作就会变得更加轻松。

 1/2    1 2  尾页
人大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如何组织志愿者

社区组织者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让一大群独立思考的个体统一起来,并在不断扩大的志愿者群体中继续推进活动的开展,“如何满足志愿者的期望”、“如何实现志愿者的沟通和互动”和“利用技术手段”等是可供选择的解决方法。

方法一:以价值观吸引志愿者

2006年,曼及特·蒙加(Manjit Monga)提出了“五元模式”,反映了志愿者活动的动机多元性和复杂性。该文通过调查统计指出,志愿者参与大型的活动的动机可以归纳为五类:关联性动机、实用性动机、利己性动机、利他性动机以及集体性动机。这五种动机中,关联性动机是吸引志愿者参加活动的最主要原因,它指志愿者通过参加志愿者活动,寻求与活动之间的关联心理。例如,活动的精神宗旨、主题等引起志愿者内心共鸣。

因此,直接行动培训研究中心(Direct Action Training Research Center)的国家培训协调员杰纳·亚当斯认为:“组织者要发现志愿者的个人利益所在。他们给志愿者提供机会,让志愿者们从自身的个人利益出发,共同应对活动中那些靠个人力量无法应对的问题。”

方法二:用故事增加吸引力

社区组织者讲故事的能力,关乎着行动的成败。人们对头脑中的画面和故事情节的回应之中,常常是感性多过理性。讲故事是与人沟通,寻找共同目标的大好时机。社区组织者需要构思并讲述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让听众在使命感中找到共鸣,激励人们采取行动。

这是因为故事可以有效地在志愿者和组织者之间建立起“心理契约”,这使得原本缺乏约束的非雇佣关系得以巩固。“心理契约”建立在“个人预期猜想”基础之上,这种个人的预期猜想是“个人”和其他团体之间约定契约条件的基础,以及相互利益交换的承诺。不同于雇佣关系,志愿者和管理者之间存在心理契约关系,志愿者对于活动方方面面的“个人预期和猜想”,正是志愿者参与活动的心理前提和确保其动机得到满足的承诺。

方法三:顺畅的沟通渠道

一个覆盖整个群体的畅通的沟通渠道,可以帮助志愿者们贡献出自己的想法。随着志愿者数量的增长,横向沟通在信息分享和决策中起着关键作用。要知道如果志愿者心生不满而又无法表达,那么基于热情和无私奉献理念的志愿者将以失望的姿态迅速离开。

为了维持志愿者们的热情和活力,组织者不仅需要为他们提供发表意见的机会,而且要在整个志愿者群体中开辟交流渠道。志愿者们需要知道,虽然他们之间彼此不同,但却因为心中有着同样的使命而紧紧联系在一起。因此可以采用一些技术手段来实现有效地沟通,技术的巨大力量,使得有着共同兴趣的人们,无论身处哪个国家或城市,都可以进行交流。社区的定义不再局限于相近程度(地理和肢体的近距离),更多的是关于相似程度(人们之间的吸引力和亲切感)。无论采用什么方式进行联络,志愿者们都需要表达思想和意见的平台,特别是在他们对现状不满的时候。

方法四:授权给志愿者

萝莉塔·派尔丝在《不断前进的社区组织》(Loretta Pyles, Progressive Community Organizing)中,把志愿者是否加入行动的选择权描述为获得权力的第一步。“权力的获得,就是人们的一种信念,认为自己可以做出选择,对社会的发展走向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社区组织者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把人们从被动的、无法获得信息的状态,转化到主动的、被授权的状态。随着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加入,逐渐就会形成相当大的规模。

这种参与形式被称为阿恩斯坦的参与阶梯(Arnsein’s Ladder of Participation),最低一节阶梯代表着操纵(即人们不积极的参与形式),最高一节阶梯代表着控制(即人们拥有全部控制权)。这样,随着一个人在阶梯上位置的不断上升,就代表着他介入的越来越多,在重要和富有影响力的决策上也有更大的参与感。阿恩斯坦的阶梯指出了一个关键要点——志愿者的参与是阶段性的。很多社区组织者面对的挑战,就是要把这些志愿者带到阶梯上更高的位置,一次上一级。

方法五:共同进行团队决策

志愿者们的民主决策机制常常通过构建共识和一致投票等方式体现,而这一过程需要大量的时间才能获得全体成员的认可。在这种情况下,正规的冲突解决流程就显得非常重要。同时也需要建立一个框架结构,才能把握权力动向的平衡。

由于志愿者是独立的决策者,希望有机会发表意见,所以,给予志愿者平等的机会,为组织的发展和走向出谋划策,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每位成员都要能获得透明的信息,得到交流的机会。正式的决策流程与化解矛盾的流程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维持会员之间权力平衡的关键。如果某位志愿者手中的权力比其他志愿者大,那么整体结构的完整性就很难维持了。

人大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相关文章
  • * 清华大学总裁班课堂:2018国家账本背后!卖地和债务的隐秘世界
  • * 8月24日—8月26日工商管理(EMBA)总裁高级研修班培训课程
  • * 股权投资与资本战略董事长班 8月18日—8月19日 张伟讲多层次资本市场
  • * 清大·工商管理(EMBA)总裁高级研修班
  • * 唐宁: 中国“速度”VS美国“厚度” 谁才是金融科技的领头羊?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